今天晚上特马开多少号
英雄墻上刻著您閃亮的名字

攝影并撰文/余紅春

“爸爸,兒子來看您了!”清明節前夕,在京郊中國航空博物館,面對“藍天魂”廣場英雄紀念墻上父親的名字,我莊嚴地敬了一個軍禮。

人民空軍成立60周年之際修建的英雄紀念墻形似雙翼,一翼為“英模墻”,一翼為“英烈墻”,分別鐫刻著為人民空軍建設發展作出卓著功績的262名英模人物的名字,以及為人民空軍建設事業英勇犧牲的1772名飛行員和空勤人員的名字。墻前的“藍天魂”雕塑和“勝利之火”,時刻守護著這片圣地。

空軍某部官兵緩步瞻仰英雄紀念墻,表達對英雄模范和英烈們的崇高敬仰和深切懷念。
?
一朵菊花,寄托著我對父親濃濃的思念。
?
英雄紀念墻前的“藍天魂”雕塑和“勝利之火”,時刻守護著這片圣地。

7年來,每到清明,我都會帶著兩束鮮花來到這里,緬懷兩位親人。右側的“英模墻”上,刻有我舅舅的名字(1964年被空軍授予榮譽稱號,2011年8月病逝);左側的“英烈墻”名錄中,則有我父親許有君的名字(原名余忠鵬,1976年8月在一次飛行訓練中犧牲)。舅舅是長子,母親到了出嫁的年齡,姥姥希望她成為軍嫂,就讓從放牛娃成長為航空兵師長的舅舅幫助介紹對象。姥姥對母親說:“飛行員最優秀,政治合格、思想過硬、身體健康、容貌端正。”就這樣,母親認識了父親,成為一名飛行員的妻子。

在舅舅和母親眼中,父親是個優秀的男人。舅舅告訴我,父親在一次飛行訓練中遭遇飛機故障,為了保護國家財產安全,他沒有及時跳傘而犧牲。母親回憶說,父親的飛行技術特別出色,曾經給外國飛行員當過教官,還曾經在華北某機場迫降成功,挽救了一架飛機……然而,在我出生剛過百天時,父親就魂歸藍天,永遠離開了我們。小時候,我最不愿意別人說父親,更不喜歡老師留的作業與父親有關,因為我連父親長什么樣子都說不出來。我也很羨慕小伙伴們可以和爸爸媽媽牽手同行,而我只能拉著媽媽和姐姐的手……

長大后,我和姐姐都成為了空軍軍官,姐姐還在母親“飛行員最優秀”的思想影響下,也嫁給了一名戰斗機飛行員。如今,我們早已理解了父親當年的選擇。

“爸爸,我知道您并不孤單,因為您與許多有著共同精神和信仰的英靈相伴。”遠看“英烈墻”,那些按照犧牲年月順序排列著的英名,是一個肅穆而整齊的軍陣。作為烈士子女,每一次前來這里瞻仰,我的心中總縈繞著別樣的情愫。我知道,這面墻上鐫刻的1772個名字的背后,是1772個平凡而又非同尋常的家庭。每次到“英烈墻”前,我都會遇到前來祭奠的人。

烈士們犧牲時,有的剛剛20歲出頭,還沒有體驗生活的美好;有的初為人夫、人父,還沒能盡到對家庭的責任;有的接近飛行的最高年限,卻把生命獻給了鐘愛的事業。這些名字,蘊含著人民空軍的精神血脈。抗美援朝、國土防空、戰備訓練、搶險救災……國家安全至上,人民利益第一,即使付出生命的代價,他們依然從容而去,把忠魂寫在藍天上。

和我家一樣,“英烈墻”上許多烈士的家庭沒有一張全家福,有的烈士甚至沒有留下任何影像資料。能夠與父親合張影、拍張全家福,是許多像我一樣的烈士子女最大的心愿。為了這個心愿,我向讀者呈現一組烈士與親人的特殊合影,以此表達我們無盡的思念。

舉頭望藍天,致敬“藍天魂”!

英雄紀念墻建成以來,每年11月11日人民空軍成立紀念日,空軍都會在這里隆重舉行紀念儀式。
?
致敬英烈,致敬“藍天魂”。

懷念?團圓

犧牲于1946年

烈士:蔡云翔

1945年10月,蔡云翔等人受黨中央派遣,從延安出發趕赴東北參與籌建航空學校。蔡云翔和航校建設者們以高昂的革命熱情,在炮火硝煙的戰爭環境中奮勇開創,于1946年3月1日組建我軍第一所航空學校,并出任教育長。1946年6月,蔡云翔駕機執行運輸任務時,因飛機失事壯烈犧牲,年僅28歲。當時他的愛人剛剛懷有5個多月身孕,蔡云翔沒能看到女兒黃波出生。

2017年清明節前夕,在美國生活的黃波回國祭奠父親,并帶著父親的照片在天安門前留念。

犧牲于1951年

烈士:王宏典

1950年11月,王宏典擔任剛組建的航空兵某師副師長,曾代理師長主持師里工作。1951年3月7日,他在飛行訓練時不幸犧牲,年僅29歲。他的妻子1949年11月生下女兒王兵不久,因勞累患病去世。王兵自小跟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1965年,因老人年紀大,家境困難,王兵找到父親生前所在部隊,部隊首長把她安排在一名副政委家生活。王兵將父母的照片和自己童年的照片用電腦合成一張“全家福”,一直隨身攜帶。

王宏典烈士的女兒王兵在家中展示她的“全家福”。

犧牲于1966年

烈士:劉業孝

1966年9月17日,空軍4架戰機升空,追殲越境侵入廣西領空的敵機并將其擊傷,4機編隊中的4號戰機飛行員劉業孝為了全力掩護機群戰友,耗盡了油料,在迫降時不幸犧牲。劉業孝烈士犧牲時還沒有結婚。2016年9月17日,在這場空戰發生50年后,原空軍某部20多名老飛行員從山東、河南等地來到廣西南寧,追憶當年空戰場景和劉業孝烈士的感人事跡。

劉業孝同母異父的弟弟熬水吉(中),手捧哥哥的遺像,與他的戰友們合影。

犧牲于1976年

烈士:許有君(原名余忠鵬)

1976年8月18日,我的父親許有君(原名余忠鵬)在執行飛行訓練任務時,因飛機發生故障不幸犧牲,年僅33歲。如今我和姐姐都已成長為空軍軍官,穿著軍裝和父親拍張“全家福”,一直是我們的心愿。但姐姐一家和母親生活在東北,而我在北京,始終沒能如愿。這張“全家福”,是母親和姐姐、姐夫與父親的遺像合影后,再把我和妻子的照片PS上去的。

2017年清明節前夕,在父親犧牲40多年后,本文作者余紅春(后排左二)用電腦合成了這張“全家福”,表達對父親的無盡思念。

犧牲于1988年

烈士:羅明星

1988年5月12日,空軍某部飛行員羅明星在一次飛行訓練中不幸犧牲,年僅27歲。原本他計劃陪妻子在醫院待產,但妻子等到的卻是兩名處理后事的軍人。1個月后,他們的女兒出生了,烈士的戰友們在訓練之余,集體查閱字典,最后幫他給女兒取名為“嶸”,意為崢嶸歲月。羅嶸追隨父親的遺愿,參軍入伍,并嫁給了像父親一樣的戰斗機飛行員。

2017年3月23日,羅明星烈士的妻子帶著與丈夫生前的合影,在女婿駕駛的戰斗機前和女兒一家拍照留念。

犧牲于1995年

烈士:陳明文

1995年5月16日,空軍某部飛行員陳明文在一次航空運輸任務中不幸犧牲,年僅31歲。兒子陳德航一心希望繼承父親的飛行事業,卻因視力未能達標而與招飛失之交臂。高考后他進入軍校,畢業分配到父親生前的部隊,成為一名航材助理員。他希望通過自己嚴謹細致的工作,保障飛行員安全飛行。 

2017年3月21日,陳明文烈士的妻子抱著唯一的一張全家福,與手捧父親軍裝的兒子合影。

犧牲于2006年

烈士:申長生

當年,兒子申依林高考時,空軍某部試飛員申長生毫不猶豫地替他填報了軍校。看著父親和哥哥穿著帥氣的軍裝,女兒申依欣從小也對空軍藍有著深深的向往。2005年高考時,她同樣選擇了軍校,成為一名空軍學員。申長生和身為警察的妻子(蒙古族)很開心,在女兒上軍校后第一次春節放假回家,他們照了這張全家福。沒想到幾個月后,55歲的申長生在某新型飛機科研試飛訓練中不幸犧牲,這張照片成為全家人最后一張合影。

2006年春節,申長生(前排右一)與家人拍的最后一張全家福。

犧牲于2010年

烈士:馮思廣

2010年5月6日晚,空軍某部飛行員馮思廣和中隊長張德山駕機在連續起飛訓練中發動機驟然停車,為避免飛機墜落在人口稠密地區,馮思廣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和張德山一起果斷改變飛行軌跡,自己因錯過跳傘最佳時機,壯烈犧牲,年僅28歲。

2011年4月5日,馮思廣烈士犧牲后的第一個清明節,家人與他的遺像合影。
(部分照片由烈士家屬提供)

編輯/劉萬平

今天晚上特马开多少号 21点的攻略和必胜法 永利平台好博信誉 北京pk10赚钱方法大全 巅峰娱乐注册邀请码 百盈快三怎么分析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 幸运pk10玩法技巧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3d组选包胆组六计算 百人牛牛官方